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作家麦家不谈闭幕式

发布时间:2018-10-30 11:41:11

作家麦家:不谈闭幕式

1qing

20:30:06来源:

昨日外出喝茶,有朋友问我,北京奥运会就要结束了,你这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体育迷,对闭幕式有什么期待。我的回答两个字:没有。因何没有,看过了开幕式,难道还对闭幕式没有信心?我说无关仪式,只是我不愿意谈及闭幕,仅此而已。

朋友喟叹,我的心情他理解:相对于多年的期待,半个月时间实为太短,短得如同《庄子》形容的若白驹之过郤,忽然而已那样,让人悲哀却无力。

我哑然而笑,答说,失落则有,悲哀云云,却决然不着边际。

朋友摇摇头,那意思是说他并不相信。

我说,如若我年轻20岁,在这样一个盛会结束的时候,一定会写下这般句子:把最美好的片段涂上属于自己的色彩,然后眼睁睁看她在光阴的腐蚀中渐渐泛黄,寂寞走向苍白的终点。但是现在不会。我早已告诫自己,悲哀是一种可怕的情绪,它会左右你的神经,蒙蔽你的思考,降低你的判断力,让你陶醉在自我煽情的泥沼而难以自拔。

朋友笑道,叶芝说,肉体上的老朽是智慧,心态的老朽却是真的老朽。

我反驳道,我正是害怕老朽,才越来越学着把目光投向积极的一面。中国举办奥运会,绝非是像焰火那样,追求刹那绚丽。相反,滥觞之水,终究要烟波浩渺,北京成功了,上海或者广州还远吗?即便成都,也未尝不可能成为第二个墨尔本或亚特兰大。我不想谈闭幕,只是不想把心情交给那美丽却待晞的晨露,小荷才露尖尖角,何不学一学蜻蜓的智慧?

朋友耸了耸肩,说道,你这也是老生常谈。

我说,不一样。你要知道,从萨马兰奇念出北京二字开始,国内外的冷眼和质疑,给我国的2008增添了太多奥运之外的压力,这样的压力甚至比当年的莫斯科和洛杉矶还要复杂和沉重。令我骄傲的是,事实证明,吾国、吾民不但顶住了,还将它成功转化为了动力。我以为,这个成功,甚至比健儿们夺得50枚金牌更值得书写,值得称道。

朋友点点头,说他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哈哈大笑,用鲁迅的话说,四周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滴胶冰箱贴
北京印刷公司
中心供氧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