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紫血圣皇 第55章,奇怪的铜镜

发布时间:2019-09-25 15:31:27

紫血圣皇 第55章,奇怪的铜镜

七十二座古老城池看起來如同天上星辰,可实际上每一座城池,都要超过人族任何一座地皇城。

“承混沌意志,启至尊古路,开乾坤至尊榜。圣王之下,所有强者皆可进入古路厮杀,各大域开启虚空阵门,限时一年,一年后古路入口关闭,”天道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玄黄大陆上空,无论是在玄关中战斗的强者,又或者在秘境内历练的强者,都心绪澎湃。

随着天道的声音出现,一张榜卷突然从天而降,落向了中州皇城,却悬浮在上空,透着恐怖的威能。

这便是与乾坤宝器榜一样出名的乾坤至尊榜,同样也是三千宝器争雄的榜卷,在历代至尊古路开启时,乾坤宝器榜也会随着更新。

乾坤宝器榜上,虽有一百件宝器,却并非固定不变,而在至尊古路上,正是宝器发威之时,天道会凭借宝器与主人的实力,从而判定是否让宝器进入乾坤宝器榜,又或者其主人能否进入乾坤至尊榜。

同样,乾坤至尊榜也只有一百个名额,根据每一位进入古路的强者实力來判定是否够资格入榜。

如今的如今的乾坤至尊榜,却是一个名字都沒有,因为上一次的至尊古路开启,还是在第八纪元的第一万年后,距离现在太久远了,那些至尊早已经死去,那时候最耀眼的一个名字,人族的圣皇轩辕。

看着那一个个排名,不仅人族的强者跃跃欲试,异族的强者更是如此,在这条路上有至尊陨落,有强者杀掉至尊,成为了至尊,更有至尊因此而证道。

这是一条血路,但同样也是一条证道之路,只是谁也沒想到,第九纪元的至尊古路,竟然会开启的这么早。

南域入口,便是在南极地皇城,这是南域最大的城池,两大人皇的城池都无法比拟。

锤石部落,傲秋与猴子都是跃跃欲试,傲秋本已是至尊,自然要踏上这条古路,而她又是修了死亡之道的幽冥至尊,在这古路上才能够真正证道。

身为猿魔兽,猴子以战而生,自然不可能畏惧这条路,远在玄关的谢天问,同样也看到了这条路,手中的刀已经颤鸣了起來。

“告诉他,我在至尊古路等他。”傲秋回过头,看向了阁楼,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猴子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最先离开的应该是他才对,却沒想到傲秋竟然成为了第一个离去的人。

“俺老袁可干不了这种事,万一他一年之内都醒不过來,俺老袁岂不是要等他一年,错过了这盛世,”猴子却不答应。

“那就不用告诉他了。”傲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后山。

猴子有些无语,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却沒有跟着傲秋离开,锤石部落最强者自然是秦墨,这家伙要是不去,实在说不过去。

部落主殿外,秦霖望着天空有些担忧,秦墨说过很多次要远行,最终却都因为部落的事情回來了。

但这次至尊古路开启,他很清楚秦墨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回來,身为一个人族强者,他自然是希望秦墨去的,因为他是至尊,可身为一个父亲,他却不希望秦墨去,至尊古路是一条血路,谁也不敢保证能够活着回來。

猴子不耐烦的等了一个月,秦墨终于醒了过來,他伤势已经恢复,甚至沒有留下任何伤疤。

当他走出阁楼,看到天上的那条血色长线时,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至尊古路已经开启,傲秋已经去了,她让俺老袁转告你,她在至尊古路等你。”猴子走近了说道。

秦墨点了点头,询问自己昏迷了多久,便又沉默了起來。

“你难道不准备去吗,”猴子有些疑惑,提醒道,“入口之开启一年,一年之后便会彻底关闭,再也沒有机会了。”

“你们先走,我会跟上來。”秦墨说完,转身回到了阁楼内。

猴子却有些奇怪,不知道秦墨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会这么颓废,几日后他便离开了部落。

如今至尊古路开启,神族定然不可能发动进攻,即便真的发动,已经站稳脚跟的锤石军团,也能抵抗得住。

坐在房间里,秦墨突然想到了昏迷时,听到的那些声音,他听得出是傲秋的,只是沒想到傲秋竟然会这么在乎他。

就在此时,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正是分身。

秦墨打量着她,见她的伤势已经复原,便放心了下來,这时候分身却伸出手,递过來一个戒指,道:“你应该看看。”

秦墨想到了葫中仙离去时所说的话,便将戒指接了过來,却并沒有查探,而是想到了傲秋,道:“你先去至尊古路,一定要保护好傲秋。”

“放心。”分身说完,便消失在了阁楼内。

这时候秦墨突然又想到了葫中仙对于分身解释,虽然不知道他为何炼制出这样一个独特的分身,但分身的能力,确实让秦墨都很惊叹。

能够自主修炼,有自己的思维,这其实就跟一个**的人沒有太大的区别。

沉默了许久,他终于打开了储物戒,紧跟着一道光闪现而出,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依旧完美的让人嫉妒。

“当你打开这戒指的时候,本仙想必已经走了,不管你怎么想,本仙都必须离开,所以便不再解释。”这是葫中仙留下的一道意念,“混沌炼器法和混沌炼丹法,本仙都已刻绘成卷轴留下,并经过了改良,本仙不在,你就只能自己学习这些了

紫血圣皇  第55章,奇怪的铜镜

。”

“除此之外,玄黄大陆的一些奇闻见识,本仙也刻绘成了书籍,供日后参考,最后,本仙给你准备了一样惊喜”意念详细的将储物戒中留下的东西说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等你足够强大,想必便会明白本仙的苦心,当然,若是你中途陨落,便当本仙沒说,望君好自珍重,千万不要太想本仙才好。”

话音刚落,这意念便消散开來,秦墨苦笑了起來:“人都走了,还这么啰里吧嗦,真是是讨厌的很。”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底却还是很难受,随即便打量起储物囊,除了炼器与炼丹之法外,还有一本厚厚的古籍,显然是葫中仙留下的奇闻见识。

除此之外,便是还有一颗圣兽的血精,正是秦墨之前交给他炼制的,怕是早就已经炼好,却沒有给他。

在葫中仙的意念中,特意的提过,让秦墨务必修成五气大朝元,这对他的未來,有巨大的好处。

至于两大混沌法门,却是让他务必小心使用,虽然已经经过了改良,但若是遇到可怕的存在,还是能够看出其中的一些门道來。

留下这两**门,却是葫中仙希望秦墨一定要修出來,因为日后的修行,对自己的助力将会非常大,至于有沒有天赋并不要紧,只要肯学,哪怕就是傻子,也能够入门,更何况秦墨有这么好的条件。

最后便是那样惊喜了,这是一面铜镜,其上刻着一些古老玄纹,秦墨将其拿在手中,却沒感觉出任何的异样。

当他注入元气时,竟然丝毫不能侵入其中,最后他咬破手指,滴了一滴精血上去,这铜镜顿时散发出奇异的微光,其上的玄纹涌动了起來,就像是活过來了一般,透着一股沧桑而古老的气息。

“嗡”的一声,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将秦墨笼罩了起來,紧跟着他的身体便被这股力量拉扯,白光一闪,便出现在了一个玄黄色的空间中。

秦墨警惕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却发现沒有任何的生机,不由的喊道:“有人吗,”

声音回荡在这空间内,却沒有任何回应,随即他便在这空间里转了起來,却发现这里并不大,只有数万丈而已,却是什么都沒有。

“这也能算的上惊喜,”秦墨不由的埋怨了起來,试了很多手段,却也沒找到这空间的奇异之处。

最后,他突然发现,这空间根本沒有出口,顿时脸色难看了起來,“这不会就是惊喜吧,”

如果是把他困在这里不让他出去,也算是惊喜话,秦墨确实惊到了,却沒有喜悦。

秦墨几乎把整个空间都翻遍了,都沒找到出口,不由的焦急了起來:“再呆几个月,至尊古路可就要关闭了啊,”

他虽然不知具体的时间,却有个大概,进來时至尊古路已经开启了一个月,粗略的估算,在这空间里,浪费了至少半年,而且也沒有找到离开的方法。

“难不成葫中仙真的想把我一辈子都困在这里,”秦墨之前不会相信,但现在却有些信了,“老子信了你的邪,赶紧放老子出去,”

“嗡”的一声,白光一闪,秦墨回到了阁楼里,看到周遭熟悉的景象,却有些不可思议。

再望向手中的铜镜时,有些古怪,不由的念头一动,紧跟着又是“嗡”的一声,白光一闪,再次出现在了玄黄空间内。

“原來是这么用的,”秦墨苦笑不已,他只想着找出口,却沒想到出口就是他的念头,一动念头就能够出來了。

随即秦墨想到那个空间的大小,便尝试着储物,却发现无论什么东西,都无法进入那个空间,也就是说,葫中仙这个所谓的惊喜,竟然是个鸡肋,比储物囊还不如。

所谓的威能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滴入精血认主,却也无法输入元气,到是材质十分结实。

不知葫中仙作何打算的秦墨,将铜镜收入了储物戒中,便走出了阁楼,却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

“你怎么还沒走,”秦墨一脸惊讶。

...

宣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宣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宣城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宣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宣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