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世妖尊 第二百七十章 栽赃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1:52

绝世妖尊 第二百七十章 栽赃

牢笼中,等到古尘再次睁开双眼之后,灵魂已经重新回到体内,嘴角浮现一抹狡黠,古尘重新闭上双眼,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一般,

……,

蛛王的大殿中,负责地牢的一个妖修道;“大人,古尘大人和毒牙大人,已经满了半个月,是不是要放出來了,”

蛛王缓缓的睁开双眼,道;“他们两人可有什么异常,”

“回大人,沒有,我们一直在监视两位大人的牢笼,但是两位大人的牢笼,自从关闭之后,就沒有被触动过,所以可以肯定,两位大人这半个月中,一直都呆在监牢内沒有出來,”

“竟然沒有任何的动静,”

结果好像超出了蛛王的意料,她微微的揉了一下眉心,道;“既然的时间到了,那么就将他们两个放出來吧,”

殿下的妖修领命,刚欲离开,突然蛛王道;“慢着,我要亲自去放他们出來,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藏多深,”

说着话,蛛王一个折身从座椅跳下,直接走进了大殿下方的地牢,

当眼前再次被火光点亮的时候,古尘睁开了眼睛,与之对视的,正是蛛王笑眯眯的眼神,虽然只是隔了一层栏杆,但是声音却无法交流,

古尘一笑,道了一句;“傻比,”

蛛王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后在两个妖修的陪同下,继续深入,

古尘嘴角带着微笑,直到目送蛛王远去,脸上的表情这才严肃了起來,去找木灵灵了,

虽然古尘在这之前已经叮嘱过木灵灵,但是,他不确定蛛王去找木灵灵是因为什么,若是审问,自然沒有问題,他相信木灵灵这里已经不会出现纰漏,但是他担心不是审问,想想灵灵身上的伤势,古尘真不确定她还能坚持多久,

突然,正在古尘心中祈祷,蛛王不是要去折磨木灵灵的时候,火把的光芒再次亮起,古尘看到,木灵灵被一个妖修架着,正从深处走來,

來到古尘的牢笼前,蛛王停下打开了牢房的门,道;“怎么样,这半个月的反思,有什么觉悟,”

“我不该当着大人的面,对毒牙动手,”

“只有这些,”

“毒牙我是一定会收拾的,”古尘双眼再度充满萧杀,

见此,蛛王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是不耐烦一般;“出來,出來,”

古尘连忙从牢笼中出现,像是刚刚看到木灵灵,道;“大人,这小娘们是谁,长得很水灵呢,”

“呸,”木灵灵一个白眼,直接吐了古尘一口,

脸色一寒,古尘猛的一巴掌抽了上去,

“啪,”眼看古尘的手掌要拍到木灵灵的脸上,蛛王出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么大力量,你想抽死她,”

古尘嘿嘿一笑;“大人见谅,这许久沒有活动手脚了,有些控制不住,”

“是吗,可别是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呵,沒意思,好了,咱们走吧,”

留着的这令人费解的对话之后,蛛王继续前行,而古尘则是像完全不知道木灵灵,向一旁的小妖打探,

终于,队伍在毒牙的牢笼前,再次停了下來,

和在古尘牢笼前的时候,完全不同,木灵灵在看到毒牙之后,先是一愣,显得非常吃惊,然后又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看向别处,

不过,木灵灵的这番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住蛛王,

开启牢门的动作一顿,蛛王回看木灵灵,道;“你见过他,为什么还要吃惊,”

木灵灵哂笑了一下;“真是有意思,我吃什么惊,我只是同情,跟着你这样的蛇蝎主人,简直是一种悲哀,”

蛛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淡淡道;“掌嘴,”

“啪,”

一旁的妖修,直接甩给了木灵灵一个大嘴巴,甚至是抽的她嘴角都流出了血,

古尘饶有兴致的看着木灵灵;“轻点,这小脸这么嫩,打坏了就不好玩了,”

“呸,”木灵灵再次吐了古尘一口口水,

牢门打开,毒牙从中走出,几乎是瞬间,站在两人中间的蛛王,就从身后感受到了一股腾升而起的杀气,

蛛王猛的回头看向古尘,低声道;“古尘,”

古尘看看蛛王,再看看出了牢房的毒牙,身上的杀气最终缓缓的沉了下去,

毒牙不屑的看了古尘一眼,道;“大人,这不是那个木灵灵吗,怎么将她也带來了,”

“我,我什么都沒说,我也不知道,”仿佛被毒牙的眼神震慑,木灵灵下意识脱口而出,

什么,

古尘三人同时眯起了眼睛,

轰,

火光电石的瞬间,古尘一个箭步,直接掐住毒牙的脖子,将其顶到了墙上;“你个王八蛋,我就知道是你,说,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阴谋,”

沒想到古尘竟然对自己突然动手,毒牙想挣扎,但是力气根本不敌,唯有变身,但是变身之后,这地牢势必会被摧毁,就在毒牙犹豫的时候,蛛王一把抓住股古尘的肩膀,直接将其甩了出去,

古尘一个翻身,单膝跪地,眼中血红一片;“大人,您要护着这个叛徒,”

蛛王冷冷的看着古尘,道;“什么叛徒不叛徒,我看你就是想杀了毒牙,”

古尘嗤笑;“我若是想杀这个叛徒,他在我手下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大人,难道您还不能看清他叛徒的面目,”

毒牙气的大跳;“古尘你大爷,你才是叛徒,难道就因为这个女人一句话莫名其妙的话,我就是叛徒,”

“笑话,不是你还是谁,”

“混账,那我让你看看,我杀了她,”

气急败坏中,毒牙猛地一掌打向木灵灵的额头,

“啪,”

一只黝黑的手掌突然出现,让毒牙的手掌再也无法前进分毫,古尘缓缓的将毒牙的手掌拉开,道;“是想杀人灭口吧,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

“你……,”

“你们两个有完沒完,”蛛王强压怒火,“都给我住手,尤其是你,古尘,今天你势必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都给我先上去,”

蛛王淡淡的语气下,蕴含的怒火给人的感觉,就要是一座活火山,古尘看了毒牙一眼,一声了冷哼,这才松开了他的手臂,

……

蛛王的大殿中,只有古尘三人,至于木灵灵,则是被带到了其他的地方继续关押,

此时,蛛王才开口道;“说吧古尘,我知道你当年被暗算后,肯定藏了一肚子的火气,但是这任务的意外,连我也沒有想到,而且,你不应该将怒火撒到毒牙的身上,我现在手下只有你们这两大悍将,不想看到你们相互厮杀,现在你们的闹剧该结束了,也该向我解释了,”

“大人,”古尘哂笑了一下,“不知道大人您是否想过,为什么手下只剩下我和毒牙两人了,”

蛛王皱了一下额头;“你是什么意思,”

古尘摇了摇头,继续道;“若是我当年就已经死了,您其实只是剩下一个手下,抛弃毒蝎的死不说,我想问问,另外两毒是怎么死的,实力太弱,被人埋伏,”

蛛王想了一下,道;“是被人埋伏,”

“这就是了,”古尘道,“人类怎么会提前知道消息,然后布置下陷阱的,若是沒有人通风报信,您信,”

古尘说的在理,蛛王不禁的皱起额头,沉思了起來,

片刻,蛛王抬起了头;“我知道你怀疑毒牙,但是你有什么证据,”

“物证沒有,但是我当年被林川暗算,死前,听到过他和毒牙的一段谈话,”

毒牙再也忍受不住,猛的暴起,指着古尘的鼻子大骂道;“古尘,你个混蛋,我根本沒和那什么林川联系过,你少血口喷人,”

古尘面色波澜无惊,他纵了一下肩膀,道;“对不起大人,我只能口述,拿不出证据,但是,我说的肯定是真的,”

蛛王双手虚压,让古尘和毒牙两人安静,然后看向古尘,道;“你继续,”

“大人,”毒牙双眼大睁,道,“大人不信我,”

“沒有,或许是古尘当时听错了也说不定,我只是想解除你们两人的误会,古尘,你继续,你告诉我当时都听到了什么,”

“是,”古尘抱拳,继续道;“当时我和林川联手,好不容易将无名杀死,而我也身受重伤,结果林川又偷袭我,我当时已经‘死’了过去,但是还有一丝意识尚存,后來我听到他和一个人通话,说是已经解决了我和无名,计划正在顺利进行,让他做好卧底,而那个声音……,”

说到这,古尘沒有再继续,只是看向了毒牙,意思不言而喻,而毒牙,双拳紧攥,眼中恨不得喷出火來,

“只有这些吗,”蛛王开口道,

古尘点了点头,

蛛王摇了摇头;“我想你可能是听错了,毒牙是最早跟着我的人,不能因为你听到这些,就说他背叛了我,最少也要拿出真实的证据,”

古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既然大人都不在乎,那么就当古尘沒提过,”

说罢这番话,古尘转身大步离去,

金昌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商丘治疗男科方法
枣庄好的牛皮癣医院
金昌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商丘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