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荒兽主宰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战云密布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0:13

荒兽主宰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战云密布

大级武试与少级武试的最终决战,安排在下午举行,这中间,有两个多时辰间隙。

燕澜在较劲完与庞家的赌战之后,便潜入观战台下方的密室,踏入禅心空间之中安心静修。

武试会场,观战修士们几乎无人离去,皆是兴致盎然地讨论着这两天发生的事,以及对下午武试决战的预测,大多人的口中,皆是离不开燕澜这个名字。

“洪荒异兽与天雷神剑,啧啧,最终会落入谁家手中呢,真是让人着急啊!”

“你着个屁急,反正最终肯定落不到你手中!”

“嘿嘿,还有庞家与那老头子的赌战,你们说,燕澜能打得过那姓庞的小子么?”

“这个……很难说!圣封宗纵横无数年的雷神变,都能被庞啸轻松破除,燕澜似乎底牌已经全盘用出,想要打败庞啸,有不小难度啊!”

“是啊,庞啸实力深厚,手段狠辣,反观燕澜,似乎一直以来均是以巧取胜,只怕对上庞啸的凶狠凌厉时,取巧难以占得上风!”

“嗨嗨嗨,你们不要贬低燕澜好不好,换个角度想想,庞啸那厮想要打败燕澜,恐怕也不容易吧!”

“这个嘛,要看是庞啸的湮灭死气厉害,还是燕澜的金色异能霸道了!”

“……”

在这一刻,几乎没有修士能够心平气和地入定静修,最终大战迫在眉急,被无数人觊觎的两大至宝,会被谁所占有?武试盛典的魁首,还将获得持有那神秘之物三年,无数年来,那神秘物件之秘从未被任何家族解开,仿佛亘古的传说,扑朔迷离,令人好奇。

孙家观战台上,咒牛、孙老柱、孙烈、燕耀骥,以及燕孙两族长老聚在一起。

孙烈恭敬地望了一眼孙老柱,苦笑地摇了摇头,道:“老族长,没想到你竟对燕澜如此有信心,若非燕澜乃燕族天才,恐怕老族长你都忍不住要收他为徒了吧,哈哈!”

孙烈虽笑得颇为豪气,但眉宇之间,依旧有些担忧,毕竟傀儡炼制秘术宛若孙家命脉,一旦被他族所得,恐会影响孙家根基,他身为族长,可不想成为家族的罪人。

孙老柱浮起浓烈的笑意,拍了拍孙烈的肩,耸了耸雪白的眉毛道:“孙烈,我知道你心中所虑,不过,我非鲁莽之人,燕澜之潜力,别说是我,恐怕天陆之上,没有一人有资格收其为徒。你就放心看吧,燕澜可没有你看上去这么简单。区区庞啸,不足为惧;玄奇的黯湮灭生诀,在燕澜面前,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天陆之上,无一人有资格收其为徒?”

孙烈闻言,禁不住深吸一口气,他这一生,可从未听到孙老柱对一个后生晚辈,给出这么高的评价。

不光是孙烈,咒牛、燕耀骥、黑白二老等人,皆是张大双目,他们也都没想到,孙老柱会将燕澜抬得如此之高。

咒牛粗重一笑,挥了挥拳头道:“孙老家伙所言极是,老牛我果然没拜错大神,当初大神一展威势,连老牛我都得俯首称臣,区区庞家小儿,岂是大神对手!”

燕耀骥眉头舒展,虽然他颇为惊讶众人对燕澜的极高评价,但燕澜作为燕族弟子,他身为燕族族长,自是十分荣耀。

转念一想,燕耀骥又觉得众人所言不虚,当初燕澜在五色天雷下幸存,又驯化洪荒异兽,安全出入不咒山脉,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举动,似乎都彰显着他的与众不同,这就更让他确信,燕澜背后,必定潜伏着一个超级大神通者。至于为何会这样,他也想不明白,不过他也不纠结,强者心思,不是他们所能揣摩。

燕耀骥哈哈一笑,道:“诸位实在太过抬举燕澜,若被他听闻,恐怕尾巴都会翘上天了吧,哈哈哈!”

孙老柱捋须笑道:“燕族长就放心吧,燕澜这孩子,绝非骄纵浮躁之人,给他一个良好的成长空间,将来恐怕小小的天陆,都束缚不了他!”

孙烈眉头一皱,疑惑道:“老族长言下似有深意,古来传言,天陆众人极难离开天之一角空间,即便天陆历史上一些惊才绝艳的高手,能安然走出天之一角空间的,也是屈指可数。天之一角空间之外,那些神秘的强者,无数年来,应该一直都未曾离开吧!”

孙老柱长吸一口气,肃然道:“这恐怕就是天陆的最大秘密,没人了解上古时期到底出现过怎样的恩恩怨怨,以致于让我等终其一生,困守于此。不过,我想燕澜的出现,便是异数,他与别人不同,似乎有种特别的气质,恐怕连盘机散人,都捉摸不透吧!”

众人皱眉凝思,沉默不语。

良久,孙老柱撤去屏蔽禁制,众人各自返回,整个武试会场,依旧处于亢奋的热议之中。

燕耀骥望着庞赫投来的不善目光,他也懒得理会,兀自盘坐在阔椅之上,等待决战之时。

禅心空间之中,燕澜肉身紧闭双目,灵魂在雷能魂元之中不断淬炼。

接下来最终一战,雷魂噬魂是他最大的攻击利器,所以他务必要一击得手,不给庞啸任何反扑的机会。

时间如水,一淌而过。两个多时辰,便悄然过去。

燕澜被自己分离出的一丝灵识唤醒,灵魂归位,眼眸圆睁,眸子深处,竟有雷能翻滚、紫电澎湃,释放出惊人的波动。

燕澜缓缓站起,悬空悬立

,脸庞布满冷毅之容。

“庞家,庞啸,家族之仇,威逼之恨,我燕澜即便今日无法尽数报还,终有一日,也会让你们尝尽同样苦痛。”

“这一战,我要胜,我要胜得轰轰烈烈!”

燕澜紧握双拳,仰头长啸。

前面数战,他憋得太久,不敢施展终极攻势,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出一点差错。

如今,只剩一战,那便战得淋漓尽致。

片刻之后,燕澜平息了胸中的起伏,心神一动,便出了禅心空间。

踏上观战台那一刻,燕澜傲然而立,四周众人,皆是朝他投来瞩目之光,宛若诸神朝拜。

亳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锦州治疗阳痿费用
吐鲁番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亳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锦州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