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金庸被去世事件呼唤微博自律

发布时间:2019-10-09 20:54:43

  金庸深受关注 资料图片

  闾丘露薇 资料图片

  6日,微博被金庸去世谣言撞了一下腰。快报也以《金庸被去世谣言传得比病毒还快》报道了此事件。金庸被造谣去世已非首次,今年6月即有传言金庸去世。而此次谣言经由微博传播后,一时讣告微博频发,令人愕然。谣言很快被粉碎,但是事件的碎片仍在飘散。所幸公众的反思愈加深入。

  □快报 刘方志

  友的微博页面反映了民意

  谣言之后是理性的声音

  关于谣言的来源,有着诸多说法。显然人们更把视线对准了那些在传播谣言的过程中起到作用的名人微博和媒体微博。

  在种种压力下,当晚10点多,中国周刊官方微博就此事道歉,本日晚间关于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经证实属于谣言,特此更正并致歉,敬请广大新浪博友继续支持及监督我们的工作,感谢各位。当晚11点多,中国周刊官方微博再次道歉,道歉口吻明显升级,称因为工作失误,我们传播了金庸先生逝世的虚假消息。在此诚挚地向查良镛先生及家人,以及一切受到失实消息困扰的朋友道歉。对不起。我们会积极消除影响、处理相关人的。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会严格要求自己、严格遵守纪律、加强三项教育学习,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敬请原谅。

  选择删除谣言微博者大有人在。中国周刊官方微博就传播虚假消息正面道歉,令众多友宽慰。最早辟谣者之一、着名媒体人闾丘露薇昨日在接受快报采访时,对于中国周刊的微博道歉表示认可。

  7日晚间,南京师范大学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广电专业主任邹军告诉快报,微博上信息的来源确实比较重要,特别是加V的公众人物,对信源负有重要。某种意义上,他们有点像专业的工作者了。

  此次谣言过境,几大微博站均未能幸免。

  6日晚11点多,老沉在微博发出两条微博,主题是新浪基本要求节选:名人去世的消息不要抢发,除非你百分之百确认。微博中使用官方账号发布可能引起质疑的消息,140字中必须包括消息来源和相关链接,即所谓有头有尾,违者严惩。

  虚假信息并不少见

  据报道,今年6月,金庸就曾被传去世,并且在上掀起轩然大波。当时,金庸好友倪匡、潘耀明接到无数求证消息的,他们均表示消息是谣传,金庸一手创办的《明报》亦明确表示所谓金庸去世是谣传。主流舆论对此则谣言的出现感到愤怒,金庸好友倪匡、潘耀明更斥责媒体没牙齿。

  然而,受微博被去世消息困扰的不光是金庸一人。

  比如说,今年5月,明星任达华和余秋雨先后被去世。消息传得有模有样,而不少友也一度信以为真。

  微博传名人去世消息只是微博谣言的一种,另一种方式是名人被复活,就在上个月,张国荣复活的消息也在微博中大肆传播,引起众多友围观。这一事件也牵连到诸多名人。

  一些和名人无关的消息同样让人真假难辨。

  11月17日,新浪微博上惊现死亡日记,一位自称张雷的18岁男子,从16日下午开始一直在微博上发帖称将被黑社会砍杀,而黄冈公安局置之不理。在微博上看到,张雷称,需要外地警察帮忙,否则自己将拿着砍刀离家出走,作者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和地址。然而,经调查发现,此事系造谣。

  类似的事件令人躲闪不及。就连一些微博求助信息,也被很多友指为骗局。

  微博自律成公认准则

  在明察秋毫的名人或一般友看来,金庸被去世,破绽明显,但仍然有很多人抱着各种目的乱传。

  宋石男在微博中称:金庸去世的假消息至少有两个破绽:一是金庸的出生日期,二是金庸去世的医院。我猜放出消息者是故意卖破绽,既表示这不过是一个谣言,又可顺便测测友的证伪能力。

  金庸被去世假消息以几何加速度向外扩散,尽管20多分钟后就有闾丘露薇等名人陆续在微博辟谣,但直至近午夜12时,该消息还在微博中传播,谣言的力量可见一斑。这也引起了友对微博公信力的忧虑。

  微博已经成为媒体获取线索的平台。方舟子被打的消息,受到极大关注,和他妻子第一时间通过微博发送有直接关系,而随着方舟子在微博中继续发布消息或观点,这起公共事件令人过目难忘,这也是微博在传播真消息方面的巨大贡献。

  金庸被去世事件发生后,有人慨叹,微博爆料,你还相信吗?

  如果再这样下去,微博就等于自掘坟墓。一位络观察者也忧心忡忡地对说,他认为,当微博成为虚假消息的重要来源,末路就不远了。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这种顾虑在络一直存在。在调查中,络的公信力也是较低的。但我认为,大部分微博主观上失实的可能性比较小。邹军告诉快报。

  宋石男则说,我要劝即将跳出来高呼微博是谣言温床的专家们闭嘴,辟谣的不也是微博吗?为啥就不说微博是辟谣温床呢?

  在很多乐观者看来,微博的生命力和抗干扰能力仍然很强,不能因个别事件而产生消极心理。但是他们也主张微博自律,认为微博自律是解决目前存在问题的一个关键准则。

  在10月份的中原络文化发展论坛上,中国互联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高新民称,微博最大的特点是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在上发布信息,随时随地获取你感兴趣的或者关注的信息。这是互联的一个新进展,它给人们的交流、社交、信息沟通,以至于对电子商务和络营销都带来新的空间。

  微博也带来一些问题,微博大家都可以写,短短几十个字,发出来受到很多人关注。因此,写的人一定要自律,要有一个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能在上面发布不良信息,不能在上面随心所欲污染环境。

  邹军则表示,对微博需要设立一种信息的把关机制。但我不主张通过系统过滤,或过多进行外部监管,不要因为个别的事件导致外部环境的恶化。主要还是强调参与者的自律,如果你不能自律,侵犯了法律,那么制裁你的自然是法律。

  闾丘露薇谈微博辟谣:

  我的信息是判断型的

  媒体应进行第三方求证

  6日晚,凤凰卫视闾丘露薇第一时间对金庸去世进行了辟谣,对于该事件和微博的相关话题,闾丘露薇尤为关注,就此,快报昨日与其进行了一番对话。

  现代快报:这样一则漏洞明显的谣言,很快被那么多人传播,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闾丘露薇:络这种东西,你会看到它有很多错误的信息,但是也会看到证伪的功能、纠错的功能,这是必须看到的。但是另外一点必须提出来,就是作为媒体人,在传递信息的时候应该慎重,因为即使是一个微博、博客的话,如果你不是太确定且自己也没有能力去求证的话,还是不要转的好。很多人看你的东西,就是因为你是媒体人,你没办法把个人与媒体人的身份剥离。

  现代快报:很多友都对你第一时间进行辟谣表示赞许。

  闾丘露薇:当时出来很多澄清的报道,但是所有的澄清报道都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都引自我的微博,而我的微博并没有进行过求证,只是我个人的判断。以正规的、合格的报道来说,应该有一个第三方求证,应当去打金庸的,或者打证实了金庸消息者的,由此得到的消息才是第一手的、有效的来源,毕竟我提供的信息是判断和猜测型的,这个里面也可能有1%或2%是错的。其实,当晚,有一个叫老榕的人持有第一手资讯,他是第一时间给金庸的朋友打确认的,然而我没见到有媒体提到他,都是转来转去的,都是说谁谁说,这些消息来源都不是特别值得相信的。从媒体报道而言,我觉得是有缺陷的。

  现代快报:你怎么看中国周刊官方微博的道歉?

  闾丘露薇:这个微博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它是代表了一个媒体的形象的,我们对它的要求和对一个媒体的要求没有什么区别。

  现代快报:现在微博上的谣言比较多,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担忧。

  闾丘露薇:传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关键是大家信不信。络上这种消息多着呢,你只要有足够的判断能力,一笑了之不就行了,对这个倒也不用太在乎吧。

  现代快报:但是人们总是认为,这类造谣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闾丘露薇:对的。现在络上不也在传奥巴马一脚踹门吗?我特意去查了一下美国的主流媒体,这条是没有一家提的,或许人们在当一则笑话看。但是这些信息到底有没有价值,确实值得大家好好考虑一下。

  快报 刘方志

  延伸

  要不要实行实名制?

  现在,一些专家也谈到,应该实行微博实名制。

  7月28日南方都市报报道,有友发现,新浪微博要求新用户填写和身份证信息。尝试后发现,国内四大门户站开设的微博频道中,同样要求提供这两项信息的还有搜狐微博。同时发现目前对这两项信息的审核并不严格,随便填写即可通过,但很多民还是将其视为微博实名制的信号,并认为若严格实行实名制,有可能会出现用户流失的状况。

  不过,有友明确反对微博实名制,甚至表示如果实行实名制,就会远离微博站。

  现在也有人研究这个问题,说微博要不要实行有限的后台实名制?就像我在平面媒体上写一篇文章,我会用笔名,但是知道我的真实姓名,这就表示文责自负。10月,高新民在中原络文化发展论坛上说。

  在自律的程度上,匿名的微博可能要小一些,实名的就要好一些。实名制至少应该在一部分人群中执行,首先是加V的人,当然现在大部分也做到了。邹军说。邹军同时认为,普通的参与者如果不愿意实名的话,也不应该强制,可以部分实名,不必一刀切。

太原美食网
两宋元明
菜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