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魔法高材生 第259章 唐纳的猜测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2:22

魔法高材生 第259章 唐纳的猜测

?(这一章比较长,因为重要,就不分章了。可能比较烧脑,假如有没看懂的地方,请多读一遍,另外,唐纳的猜测未必全部正确。今天更了一万多字,求一波月票!)

以下是唐纳的猜测。

从很久以前,距今至少有一万年了。

一个外来文明来到了魔法大6以南,也就是传说中所谓天国所在的地方。

在他们到来的时候,人类、矮人、侏儒甚至精灵都是混居的,整个世界可能还处于蒙荒时期。可以推测,因为糟糕的地形和环境,那时的魔法大6相比中土世界只会更加落后。

从到来的那一天起,那个外来文明用代理人(神子神牧)在魔法大6的人类中间推行宗教(光明神教义),有限制地散播利用魔晶能源的方法(所谓魔法阵),并且建立了五大圣院的体系。

期间,为了达成将矮人和侏儒驱赶至北方开采魔晶的目的,他们可能还在普通人类中间散播过对矮人的偏见或仇恨。

通过一段时间的培养,他们终于构建出一套巧妙而又隐蔽的剥削体制——由魔法大6控制中土世界,中土世界则用粮食换取矮人开采出的魔晶。

而这些魔晶中的绝大部分,都以宗教,即光明神的名义,通过他们的代理人,也就是被洗脑的神子,流入到了那个外来文明手中。

至于骑士阶层,在那个文明到来之前应该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

这个利用宗教、人性以及地理隔阂所构建的体系,一直运行良好,直到三千年前。

三千年前,圣骑士莱因哈特潜入了魔法大6,现了魔法大6控制中土世界的秘密,在此期间,他很有可能和契伽山隐修会的人有过交流。

此后,就生了世所共知的南北大战。

而战争后,阴差阳错之下,魔法大6和极北之国签订的魔晶配额条约,则把这个剥削体系中,最关键的一环暴露在了少数人眼中。

从那一天起,从极北之国流出的魔晶数量变得有据可查,部分魔法大6的人类,直到这时才现,绝大多数魔晶都流入了光明教会。

这就是为什么契伽山在三千年前大战之后成为隐修会,并且暗中对抗光明教会。这样一来,教会讨伐契伽山的理由,也就显而易见了。

而在66续续的讨伐过程中,五大圣院的传奇法师里面,可能有人也和契伽山隐修会一样,对光明教会存有不满,暗中投向了契伽山。

其中大概就有火凤凰拉斐尔。

正是因此,才有了第七神子对拉斐尔说的那句话:“光明神早就向你出召唤了,而你却没有听到……”

因为某种唐纳不知道的原因,那个外来文明除了控制神子以外,似乎并没有在世人面前出现过,甚至在这场事关重大的讨伐中,也没有现身。

而光明教会最后会与契伽山达成妥协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契伽山隐修会掌握了精神系魔法,山德鲁法师更是成为了精神系传奇法师——这一点,从他能够驾驭巨龙上就可以猜到。

唐纳猜测,在那之前,精神系魔法应该只被光明教会所掌握,和光明系魔法(包括神恩神罚神赐等)一样,是教会统御这个世界的重要手段。

而絮语森林里,那个掌握精神系魔法的老巫婆,应该就是出自契伽山隐修会。

至于隐修会是怎样破解精神系魔法的,唐纳虽然不知道,却可以隐隐猜到——无非是窥破了教会洗礼的秘密,又通过螺旋图元和魔法药剂,晋级了高阶精神系法师(就像唐纳现在所做的一样),然后再利用魔宠契约球(相当于灵魂契约的魔法卷轴),控制了某个神牧,甚至是神子——以唐纳的推测,只要自身精神系魔法等级高于对方,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至于契伽山为什么最后没有推翻光明教会,光明教会又为什么愿意与契伽山妥协,照唐纳的推测,多半是因为光明教会手中,还持有其他不能轻易动用的底牌。

为了针对光明教会的这个底牌,契伽山在此后建立督学会、推动五院大考。

唐纳还记得,在火之圣院时,来自契伽山的使者,要动第二次讨伐骑士联邦的战争,神子则极力反对,并且执意要重开猎魔考核,弱化五院大考的影响力。

通过这些信息,唐纳几乎能够断定,契伽山在某一点上,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这个想法非常惊人,却又那么合情合理:

这个世界被关在了一个完美而华丽的牢笼中。

这个牢笼,比种姓制度,比暗影杀手,这些控制手段都要高明,都要隐蔽。

唐纳一直说到这里,才停了下来,大概是因为接下来他要说的话,实在太过惊人了。

然而,哪怕只是刚才那些内容,韦斯利也已经听得目瞪口呆。他一直皱眉沉思了很久,才缓缓问道:“你说的这个完美的牢笼,是什么?”

唐纳长吸一口气,说起了另一个故事:“我们来想象一下。假如你养了一大群狗,把这些狗都关在见不到人的房子里,每天定时喂食,只有一个例外——当有狗敲响设在房内的一面鼓时,就会多喂食一次。这样做了一段时间后,你再继续改进,假如有狗能敲出某个节奏来,你就把最好的牛肉投放进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韦斯利说到:“久而久之,那些狗就会觉得,敲鼓就有吃的,而且善于敲鼓的狗,地位也会越来越高。”

“没错,”唐纳点点头:“狗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一直见不到人,就会以为,敲鼓和食物之间的联系是必然的

,天经地义的……你说,这样维持数千年的话,这些狗会不会除了研究敲鼓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想干了。”

“你想说什么……”韦斯利沉声问道。

唐纳伸出手来,一个蓝色的火球出现在他掌心之上:“我刚刚敲了一次鼓……”

“你是说……”韦斯利惊骇莫名:“我们都是被圈养的的狗,而魔法只是敲鼓而已?”

“敲鼓简单,魔法复杂,但是道理很可能是一样的,你难道不觉得,那些魔法模型怎么看都像是某种密码或者钥匙吗?会不会整个世界的魔法师都在研究如何配出一把最精巧的钥匙,而从没有人想到过那把锁呢?”唐纳试问道。

“可是……假如是这样的,那为什么没有人想到过这一点?”韦斯利仍然不敢相信这点。

“因为这把钥匙够复杂,看上去像是包含了世间所有的秘密,而它所能带来的力量又足够大……”唐纳回答。

韦斯利仍然缓缓摇头,唐纳的这个说话,完全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还记得你舅舅的爱好吗?”唐纳缓缓说道:“他是一个博物学家,他有志于探索世间的秘密,他觉得魔法不是一切,但是结果呢,所有人都嘲笑他,认为他不务正业。而赫尔斯大6的所谓博物协会,更是少人问津……我被授予了荣誉理事资格,却连它在哪里都不知道。”

唐纳看着韦斯利若有所思的样子,继续说道:“在魔法大6,即使有契伽山建立督学会,还是极少有人愿意加入,甚至到了最后,连契伽山也觉得督学会名存实亡,渐渐放弃了资金上的支持,学会会员只能靠着热情以及副业的收入来维持研究……”

“骑士向北,法师向南,为什么?真的是越往南,魔法元素越浓郁吗?”唐纳一边说,一边盯着韦斯利的表情:“会不会是因为那个狗笼子正好是从所谓的天国延伸出来的呢?”

“你说的很有道理,每一件都很有道理,但我还是有几个问题。”韦斯利终于开口说话。

唐纳看着他,等待着他的问题。

“既然那些人这么强大,他们自己动手去采集魔晶,不是效率更高,更轻而易举嘛,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韦斯利问。

“我不知道,但是可以猜一猜,”唐纳回答道:“可能他们也承受不了北方的重力,也可能他们只是觉得现在这样做比较方便,或者说,有太多地方等着他们去采集魔晶,而他们人力不够,所以现在这种方法,反而是最轻松的……又或者,除了采集魔晶以外,他们还有着其他目的……”

“嗯……”韦斯利轻轻点头,算是接受了唐纳的答案,又问了第二个问题:“维持这样一个笼子,也就是你说的这把锁,也需要魔晶能源吧,这样做难道不会太浪费吗……”

“魔法阵只利用到一系魔能,另外四系哪里去了?”唐纳反问道。

“你是说,这个笼子,可能是我们自己在维持?”韦斯利惊骇道。

“有没有这个可能?”唐纳并没有说出他的另一个猜测——天空中本应有的闪电哪里去了?会不会也被这个无形的魔笼所吸收了?

韦斯利好一会儿才完全消化这个可能的事实,接着又皱起眉头:“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可能想到这些?这太匪夷所思了。”

片刻沉默之后,唐纳站起身来,在屋内走了几步,又回到椅子前坐下。

“我们是朋友吧?”他问。

“说什么胡话呢?”韦斯利瞪了他一眼。

唐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下面要说的话,比前面那些可能更荒唐,但是请你相信我,这不是一个玩笑。”

“你说……”韦斯利表情严肃。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唐纳盯着地面,这一次没有去看韦斯利的表情。

“你继续说,我听着呢……”韦斯利的声音有些颤抖,即使刚才听了这么多惊人事情,他都没有此时这么震惊。

“十四年前,我从另一个世界,突然来到这里,来到一个六岁孩子的身体里面……”唐纳这样说的时候,都觉得有些荒唐——即使这是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

“什么意思?”韦斯利完全被弄糊涂了。

“就是说,你一觉醒来,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灵魂是你的,但是身体是他的,不但如此,世界也和你原来认识的那个完全不同了……”唐纳解释道。

“有点像精神系魔法……”韦斯利喃喃道。

“你可以先这么理解。”唐纳耸了耸肩。

韦斯利沉默了好一会儿,又问:“所以他们说你是哑巴,是因为你那时候不会说这个世界的语言?”

“不单单是因为这个,我整整十年没有说话,是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随时都会消失的……这种感觉直到很久以后才淡下去……”唐纳苦笑道。

韦斯利没有说话,他知道唐纳会解释这是为什么。

“你知道吗?刚过来的时候,我觉得这里大概是我的梦境,后来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又觉得以前大概是梦境……但是这两个世界都太真实了……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都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是被生生造出来的一个游戏或者恶作剧,只要我触动了某个机关,就会突然消失。”直到现在,唐纳说起自己穿越的事情,还是有些唏嘘。

“我恐怕轻易不会消失的……”韦斯利大概是在安慰唐纳。

“你相信我刚才所说的?”唐纳笑着问道,对着自己大概唯一一个朋友,说出最大的秘密,他觉得自己似乎轻松了一些。

“你没有理由骗我,而你之前那些推测,又足够合理,不像是疯子能说出来的,”韦斯利无奈地耸耸肩:“说吧,你为什么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应该有原因吧?”

唐纳低下头,开始默念:“一分钟有六十秒,一小时有六十分钟,一天二十四小时,一月三十一天,二月二十八天……每隔五年会多出一个月……一公里是一千米……”

“因为这个?”韦斯利疑惑道。

“对,”唐纳缓缓点头:“因为在我过来的那个世界,除了没有厄运之月外,全都一样……”

“不可思议……”韦斯利缓缓摇头。

“是的,不可思议,刚刚知道这些的时候,我几乎确认,这是一个游戏,是我那个世界的人,所设计的游戏,我只是身陷其中而已。那时候,我觉得这里所有的东西对我都没有价值,都是假的……除了一样……”

“除了什么?”韦斯利问。

“我在另一个世界是孤儿,从来没有见到过父母……”唐纳轻叹道,现在说起这些事情,像是已经过去了上百个世纪那么长了。

“我想起来了,你曾经说过一个托孤所的故事,在多恩的时候,这是你自己的故事,对吗?”韦斯利恍然道。

唐纳苦笑着点点头:“是的,是我自己身上生的故事。所以,来到这里之后,哪怕明知道是假的——我的意思是,我那时候以为是假的——我也很享受有父亲,有弟弟的生活……我觉得,或许这是设计这个恶作剧的人,对我的奖赏或者补偿。”

“怪不得我刚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对什么都无所谓,原来你觉得一切都是假的……”韦斯利摇头道。

“现在我已经确认,这个世界都是真实的……不是因为你看上去真实的,也不是因为瑞蔻看上去是真实的……”唐纳面色痛苦极了。

“为什么?”韦斯利抬头看着他。

“因为我之前说的那一整套剥削方法,利用宗教、利用人性、利用地理的隔阂、设置限制对方展的牢笼……这些手段、伎俩,我都太熟悉了。”唐纳双手捂面:“是的,那个外来文明,应该就是我所来自的地方……所以,才会有几乎一样的历法,和几乎一样的单位,这些都是他们留在这个世界的痕迹……”

韦斯利惊愕地看着唐纳,他总算知道,唐纳为什么能看透这些,又为什么会这样确信。

其实,关于某些细节,唐纳并没有展开。

譬如,这个世界一天的长度绝对不会和地球一模一样,所以,同样的一分钟,在这个世界似乎略微长一些,这只是唐纳模糊的感觉,他也不能确认。

另外,鉴于物质以及元素的略微差别,唐纳觉得,这里说不定是有别于地球的某个平行空间。

韦斯利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既然你也来自那个世界,那对你来说,解开这个伪装成魔法的牢笼,应该不难吧?”

唐纳摇了摇头:“假如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入侵这里的那些人,所掌握的技术远比我来的那个世间要高得多得多……”

看到韦斯利一脸不解的神情,唐纳解释道:“可能我在过来这个世界的过程中,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还有可能,我所在的那个世界,其实也是被这种文明奴役的。所以,对于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我只了解一些模糊的原理,具体怎么实现的,完全不清楚。”

“那你是不是可以找他们谈一谈,毕竟你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应该比较好说话吧。”韦斯利似乎完全相信了唐纳的全部说法,即使那听上去如此荒诞离奇。

唐纳仍旧是摇头:“相信我,没用的,相对于魔晶或者别的什么他们需要的资源来说,我毫无价值,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很可能,我所来自的地方,也是被他们控制和奴役的。”

“那我们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他们既然已经强大到这个程度了……”韦斯利眉头紧皱。

“别那么悲观嘛,”唐纳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先,他们说不定设定了这套系统之后,就已经离开了,否则光明教会也不会和契伽山妥协了;其次,我们现在的敌人暂时只是魔法大6,只要让中土世界的实力达到魔法大6的水平,再想办法弱化人们对光明神的信仰就行了——就像契伽山所争取的利益一样,我们也能帮中土争取到,不是吗?”

“这总归不可能完全解决问题……”韦斯利有些沮丧。

“慢慢来,总有办法可想的,而且……”唐纳似乎想到了什么,稍稍停顿。

“而且什么?”韦斯利急着问道。

“而且,魔晶总有挖完的那一天,我们回到中土之后,问问矮人他们,魔晶还能开采多久。说不定等到魔晶消耗完了,那个外来文明就对这里没兴趣了……这也是个办法。”唐纳苦笑道。

“好吧……这也算是个办法。”韦斯利也无奈地摇摇头。

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又问:“你说天国到底离这里多远?”

唐纳稍微想了想:“要回答这个问题,有点困难。”

“你试试看……”韦斯利没有放弃。

唐纳环顾四周,房间门口的边柜上看到一个果篮,虽然他很少进这个起居室,但女仆每天还是会在这里放上新鲜水果。

唐纳自嘲似地摇摇头,走过去拿起一个苹果。

接着,他花了一长段时间,才借用这个苹果,向韦斯利解释了一遍万有引力。

“好吧……”韦斯利叹气道:“就算你说的是对的……然后呢。”

“等一下,”唐纳从果篮旁拿起水果刀,在苹果中心靠上的位置,切去一圈果肉,接着,他把刀片稍稍上移,再切去一圈,这一次比刚才切得更深。

没多久,整个苹果被他切成上下对称的两个阶梯形状,从侧面看上去,整个轮廓像一颗橄榄。

“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唐纳问:“距离中心越近的地方,”他用水果刀刀尖指了指苹果的上下两头:“重力就越大。”

“距离中心越远的地方,”唐纳又沿着苹果中央,唯一还留着果皮的地方,转了一圈:“重力就越小……”

“等等,”韦斯利惊讶道:“你不会是想说,我们都住在这个被削扁了的苹果上吧?”

唐纳点了点头,又用刀尖指着苹果中圈(赤道)靠上的第二层阶梯:“我们现在大概在这里……”

接着,他渐渐向上移动刀尖,在这个扁苹果上比划着:“这是遗忘之海,这是中土,这是骑士联邦……”

“等等,等等,”韦斯利打断他:“照你这么说,我们一直往东,或者一直向西走,就能回到原处?”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这个苹果太大了,而那些未知的地方又可能全是沼泽、或者荒漠。”唐纳回答道:“我猜,沿着遗忘之海一直往东往西的话,大概是能回到原点的,只不过时间可能需要很长,或许是几年,甚至十几年……一路上都得不到补给的话,这就不大现实了……”

韦斯利皱着眉头从唐纳手中拿过这个苹果:“那天国呢?天国在哪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在还剩着果皮地方。”唐纳回答道。

“这一圈?”韦斯利沿着苹果上应该是赤道的那一圈,比划道。

“对,那里重力最小,自转线度最大,飞船起降需要的能源比较少,”他知道韦斯利肯定听不懂,又摆摆手道:“不过谁知道呢?说不定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能源……”

韦斯利傻傻地看着唐纳,又像是惊醒一般猛地摇摇头,仿佛唐纳刚才并不是在解释天国为什么在赤道的原因,而是对他用了某种精神系魔法。

“不对啊,那他们怎么越过龙栖之地的?”韦斯利喃喃道。

“那些龙说不定就是他们养来看家的……”唐纳随口回答道。

“好吧……”韦斯利叹了口气,又指着苹果的顶端,被削去果肉最多的地方问道:“那极北之国是在这里吗?”

“不,极北之国到不了那里,”唐纳摇摇头:“如果真的照这个苹果的形状的话,那里重力太大了,没有人能去到那里……”

“我知道了,那里就是地狱……”韦斯利兀自点头。

“你不是不信光明神的吗?怎么会相信有地狱……”唐纳问。

“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信什么了……我今天晚上听到的这一切,太……太特么不可思议了……”韦斯利惊呼道。

“我一下子说得太多了,”唐纳面带歉意地笑笑:“大概是我憋的太久,从没有机会跟任何人说起这些……”

“我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韦斯利突然认真起来:“这次真的是最后一个了……”

“你说吧……”唐纳也一脸严肃。

“我的画真的很值钱?”韦斯利问。

唐纳忍不住笑起来,说了一晚上,到头来,韦斯利觉得最重要的居然是这个。

“放心吧,确实值钱!”他回答道。(未完待续。)8

四磨汤能治肠胀气吗
心脏心肌梗塞怎么治疗
剖宫产术后腹胀便秘的原因
尿路结石剧烈疼痛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