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崇祯:重征天下 1527章 缉私行动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7:47

崇祯:重征天下 1527章 缉私行动

当县丞和主簿返回南安时,市舶所已经成立,众多渔船已经登记,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但二人绝不甘心,因为他们两个其实就是南安县走私商人的头子,过惯了靠走私贸易获取暴利的日子,现在突然冒出来个市舶所,要按船收取税银,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再说他们走私的商品中,还有相当一部分违禁品,比如武器和铜。这些商品一旦被官府查获,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所以二人纠集南安县的走私商人一商量,决定任何一艘船也不许去市舶所登记。市舶所收不到税银,熊汝霖又养着民团那么多号人,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且看他到时候如何收场。

一连十来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一艘商船到市舶所登记,熊汝霖说心里不着急那是假的。他手里的“启动资金”仅有白银八千两,民团第一个月的薪水已经支掉了三千两。渔船交的那点银两实在是杯水车薪,如果一直没有商船来交税银的话,最多只能维持两个多月。

在飞鸽传书的密奏中,熊汝霖向朱由检如实奏报了这一情况。朱由检的回复也很简单,只有寥寥数字:“耗着,看谁耗得过谁,朕做你的后盾!”

有了皇帝的批复,熊汝霖心中大定。这些天他可没闲着,一是让巡逻船继续在海上巡逻,二是让民团在海岸线上广布人手,三是让蛋民上无人海岛,建房的同时监视海上动静,四是让所有渔船也随时禀报海上往来船只情况。这些措施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盯死走私船只,不来则可,来一艘就要扣一艘。接到朱由检的批复后,熊汝霖查得更勤了。

果然不出朱由检之所料,市舶所固然在咬牙坚持,那些走私商人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对他们来说,只要船在海上走,银子就能哗哗地流进来;耽误一天出不了海,就损失一天的银子。这一停就是半个多月,县丞与主簿等人天天在家算少赚了多少,越算越觉得肉疼。

更让他们提心吊胆的是,南安县的走私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停泊在晋江中或是海边的,另一部分是已经出海的。停泊的船只倒还好说,虽然官府明知道这些船只就是用来走私的,但船主死不认账,一口咬定从没参与过走私,也拒不到市舶所登记。熊汝霖没掌握确凿证据,也就不好动手扣船。

但已经出海的船只,这可就没法控制了。船在大海上航行,当然不会知道陆地上发生了什么,一旦回来,不是被抓个现行?县丞和主簿只能寄希望于船上的水手经验丰富,能在夜间避开巡逻船和陆地上的岗哨,偷偷上岸完成交易。

毕竟南安县的海岸线十分曲折,总长多达三百多里,民团人手有限,再怎么巡逻,也是有空子可钻的。以前走私船靠岸装卸货物的隐秘地点有十几个之多,目前只暴露了一个,也许还能蒙混过关。

不过才过了两天,走私商人就为他们的侥幸心理付出了惨重代价。三艘走私商船从大吕宋返回南安,去的时候他们走私的是瓷器和茶叶,回来的时候走私的是玳瑁和珊瑚,两边皆可获利十倍甚至数十倍,端的是一本万利。

但这三艘船才刚航行到离南安五十里的海面上时,便被在此地捕鱼的蛋民渔船发现了。过去走私船根本不避蛋民,因为蛋民一向躲着官府,是绝对不会去报官的。

可这艘船上的蛋民已经在市舶所登记,也分到了一座无人海岛,正愁没钱建房呢,发现这三艘走私船以后,立即悄无声息地返回南安禀报。熊汝霖闻报大喜,让民团全体团勇再加上一百衙役全体动员,还怕人手不足,又临时了数百蛋民,埋伏在南安县海岸线的各个地点。

直到深夜三更以后,这三艘走私船才抵达南安。按说船上的水手们已经够小心了,无奈民团是守株待兔,在这个地点埋伏的团勇发现目标以后,立即派人通知熊汝霖,熊汝霖马上带着大队人马赶了过来。

结果自然是人赃并获,虽然接头的走私商人没敢来交易,但仅是船上的玳瑁、珊瑚等货物,按市价估算就达七八万两!还查获现银二万两,熊汝霖按照事先的约定,立即从中抽取百分之五,也就是一千两银子,当场赏了在此次缉私行动中立功的人员。其余货物和银两,以及三艘走私船,则被市舶所全部罚没,水手们立即收监。

得知走私船又被罚没、水手被关进县衙大牢的消息,县丞和主簿可坐不住了。因为这三艘船里,县丞和主簿各有一艘,船上的水手也都是他们的人。货没了、船扣了还是小事,一旦水手供出他们是幕后船主,那二人不就完了?

这俩人一商量,绝不能让水手们把自己咬出来。干脆一狠心,派了一个心腹手下,在衙门里做书吏的,从药铺买了不少砒霜,悄悄潜入专做牢饭的厨房,把砒霜洒在饭中。书吏做完了这一切,兴冲冲地找县丞表功,没想到县丞让手下从他后脑一闷棍敲死,尸体趁夜丢入晋江之中,杀人灭口了。

而在大牢里面的水手吃下砒霜以后,果然纷纷中毒,不多时便几乎死光。熊汝霖闻讯大惊,忙来大牢查验,却发现有一名才十三岁的小水手,因为害怕一直没吃东西,这才躲过一劫。而他的父亲、哥哥也是同船水手,此时全都七窍流血而亡。

这回也不用熊汝霖审了,这孩子虽然不大,也明白肯定是东家杀人灭口。为了替惨死的父亲和哥哥报仇,这孩子便一五一十地把县丞和主簿参与走私的情况全说了。

本来熊汝霖还没想对二人动手,因为他不想把这些走私商人刺激得太深。可现在已经是杀人大案,性质就变了,于是立即全体衙役,到县丞和主簿家中拿人。

可是他来晚了一步,二人已经闻讯逃跑了!

上海肿瘤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来院路线
贵州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深圳专业妇科医院
郑州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